抑或是伏笔,有待补充和修正

作者: 娱乐时尚  发布:2019-11-03

关于Inception,我觉得自己实在是应该写一些东西出来的,否则对不起2个半小时的过瘾。
客观的讲,我虽然将Inception和Matrix相提并论,但是,在哲学的高度,还是Matrix更胜一筹。
Inception是人类自身的探索,而Matrix则是对生命本质的思考。
当然了,比较,并非是我主要想表述的内容。
我很想就影片本身来一番解读。不过读罢了“黑白光影”写的文章,我就死了这条心了,他把我想说的都说出来了。这种感觉很棒,也略微有一点让人泄气。NND,我就写出这么牛逼闪闪的影评来。
不过为了表达我对于Inception的敬意,我还是要罗嗦一番自己的观点。
按照主流的解读,在字母结束后放出的“糖果盒”——就是陀螺停止旋转的那一声“叮”的声音,证实了Cobb回到了现实。对此我持不同的观点。
理由是,影片中存在的一个显而易见但又被大家忽视的漏洞:
Cobb在美国被指控犯有谋杀罪,而Saito只要打一个电话,就可以使得Cobb免于起诉。天啊,这样的剧情设置是不是很熟悉又有点怪怪的?
废话,美国不是天朝,Saito只不过是一个日本的能源大亨,又不是美国总统...就算是美国总统,恐怕也不能一个电话就让一个被控谋杀罪的嫌疑人免于起诉吧!
这就是我认为的最大的漏洞。
由此继续推断。
Saito一定不能够仅凭一个电话就帮助Cobb洗脱罪名,那么Cobb回到家中,见到儿女的情节就一定不可能是现实。
如果是这样的话,说明Cobb仍然没有回到现实。
那么他在谁的梦中呢?
邪恶的推断中...
其实,Cobb在执行对Saito的盗梦任务中,出了差错,他根本没有醒来,但是出于对儿女的强烈思念,他就自我构思出了后面的一系列故事。
哈哈!
这样的推论可能有些荒谬,不过换一个角度来看,却为未来拍摄续集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接口。
也就是说,漏洞,也许是一个伏笔。

先说我的初步结论,在这部电影所交待的时空里,Cobb(尚)没有醒来,他仍在飞机上,被困在潜意识边缘。

作为科幻片,影片的世界观逻辑严密,自然如果仔细考察仍然可能会找到漏洞,不过世界观细节的趣味性远超过找寻漏洞。人们在不当睡姿时时常感受到的下坠感被引入为"kick",作为自发离开梦境的手段。上下两层世界的物理联系,时间感,真实感等多种关于梦,意识,记忆的元素随处可见,每一个都能让人似曾相识。

第二遍看的中文配音版,带着疑点和细致的观察,抓住了关键场景和对白。分析如下:

!!剧透结束!!

在潜意识边缘,海浪翻滚,Cobb从岸边醒来,他艰难地抬起头,看到不远处儿子和女儿蹲在沙滩上玩耍的背影。Cobb昏死过去。(画面切)海滩上超现实地矗立着古代日本建筑。Cobb被带到苍老的Saito面前,Saito看到Cobb的陀螺,一番简短的对话。(画面切)几乎同样的场景,只是灯光昏暗了,白天变成了夜晚,我们看到了Cobb和Arthur在为Saito构筑的“梦中梦”中交谈,blah blah…,剧情(回忆A)就这样一直发展下去。

Cobb的则是影片的显性前进动力。Cobb为了将妻子从limbo拉出,对妻子做了inception让她认识到她所处的不是真实。妻子在进入Cobb认为的现实中却仍然认为不是现实而继续寻死想退回真实。寻死成功后,Cobb面临起诉无法回国无法和子女团聚,同时自己对妻子死的Guilt让他在梦境中屡屡面临Prjection妻子的阻挠。影片结束时,Cobb成功回国,与家人团聚。电影在桌上区分现实和梦境的陀螺即将揭示真相的时候却猛然中止,作为标志性的open ending。这是个非常聪明的做法,妻子的死无疑令人沮丧,唯一解决的方法就是相信这一层也是梦境,而Cobb仍有自杀而回到真实与家入团聚的欢乐结尾。对结尾不满的人会去追求细节证明是梦境,从而解决不满,喜欢惆怅的观众也不会因为欢乐结尾而反感,观众最后的分歧就变为对电影的理解而不是电影的质量,导演满足了截然不同两类观影者的心理。个人看来,各种细节都显示导演表达的是这仍然是梦境,一个欢乐结尾是自然的。

女朋友的同学说的好,盗梦这剧本可以写长了拍成电视剧。

Nolan的影片由于过少依赖演员的表演而很少获得OSCAR。这次也一样,DiCaprio在我看来永远是演自己。和以前的Nolan一样,剪辑,视觉效果,音响效果等技术奖项依然是最有望的。不过即使由于影片类型,最佳影片较难,最佳导演应该是应得的了。

Nolan充分发扬了geek精神!(大卫芬奇在《Fight Club》最后的爆破场面中剪接的那个老二儿,亦属神来之笔。)

作为商业大片,刺激大众元素没有Iron Man系列的美女,富豪,高科技那么多,引起剧院观众惊叹的只有“I bought the entire airline."和"You have to dream a bigger one."但超现实的非CG视觉效果仍然会让本片成为最佳视觉效果的有力竞争者。

在导演Nolan的剧本里,这个故事B也许在等待着被扩展并放入续集中。但是在《Inception》中,你可以理解为,故事B被剪辑掉了。

总体上,本片给人惊奇的不是一个或者几个成功的元素,而是Nolan如何把这些元素通过惊人的导演,拍摄,剪辑等柔和在一起成为一部完整的大片。Nolan说他在写剧本的时候尝试将emotion作为整部电影的推动力,从电影里可以看出,emotion是如何自然的被溶入到剧情中。从头到尾148分钟没有任何时间可以让观众感觉到注意力可以放松,而同时剧情可以不让人们觉得刻意或者可预见,因为当剧情平直时,人们的注意力已经转到了视觉效果上。

小Fischer的潜意识中的“积极情感”,是他希望父亲跟他的想法一致,他不想做他父亲那样的人。

下面是剧情:
!!Spoilers!!剧透!!
Psychoanalysis经常被用到,也经常被滥用,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电影里。Psychoanalysis可以用来了解自身,即使有时仅仅是分析者的一厢情愿,但像星座,算命等一样,这种analysis行为本身,已能够满足人们求解的欲望,让人平静,解决意识中或者潜意识中的conflict。

下述是观影过程中的零散记录:

无论是Memento还是Insomnia,Memory和Mind都是Nolan故事的premise所在。而故事的premise虽然相对原创,不过意思却并不像当年The Matrix那样新奇:人们可以进入他人的梦境,由于在梦里人们逻辑能力更弱,ego更弱,所以更能被人利用或操纵;extraction抽取信息和inception植入某种信念或想法变得容易。由此来看,影片名的翻译盗梦空间更多的考虑了对大众的噱头效应而并不准确或具艺术美感。

既然可以通过破坏内耳平衡实现kick,那么醒来时Cobb应该至少会像Saito那样身子倾斜在座位里,而我们看到的却是Cobb正襟危坐,突然就醒了,而且在潜意识边缘,影片也没有明确交待苍老的Saito是否拿起枪扣动了扳机。

最后,推荐去电影院看IMAX,实在不行也要去次电影院。

《Inception》海报上的话,让我们再回忆一下,看看它的用词:your mind is the scene of crime.

Godfather成功的一个主要因素是因为它成功的将男性的统治欲和家庭之爱统一了起来,因为一般来说,强者和被爱往往是矛盾的。Inception则轻松的将family expectancy和romantic love联系起来。无论是正面还是负面,压力还是动力。这两者往往是一个男人对于任何事物追求的最强大因素。Inception持续的成功将会在于这两条贯穿始终的emotion线。

第一遍看的原音配中文字幕,有疑点没弄清楚,主要集中在:
Cobb是否真正醒来?是否和儿女团圆?

影片的emotion线有两条,一条是Fischer的,一条是Cobb的。
整片的情节就是Cobb小分队受雇于Saito,想要将放弃父业的想法植入商业巨头父亲已死的Fischer脑中。在Freud看来,父亲形象是儿子很多重大Conflict的来源,儿子的无力感来源于没有力量反抗父亲的强权。而有一个通常意义上成功的父亲往往是儿子的人生中最主要的心理压力和不安、焦虑的根源。前两年描写小Bush的影片W.就是基于Bush一直认为老Bush看不起自己而努力证明自己的这个想法。Fischer一直认为父亲因为自己没能成功而对自己极为失望,而如果这一看法继续下去,那么Saito独占业界的想法就不能实现,因为减轻父亲对自己失望的压力的方法,就是继承父亲的事业而去追求成功,即使Fischer自己很可能并不喜欢这种生活。Cobb小分队想要改变Fischer的看法。最后他们成功了。Cobb在多层梦境之后“意识”到,恰恰相反,原来父亲失望的,是Fischer没有追寻自己想要的生活而想去复制或者超越他父亲。当Fischer拿到自己童年的小风车时,他所有的焦虑和压力就已经逝去,同样,如Cobb分队所愿,Fischer继续父亲事业的动力也消失了。

补充:最近又发挥了一下想象力,认为存在一种可能性:影片结尾Cobb和齐藤的意识发生了互换,Cobb变成了齐藤,而齐藤变成了Cobb——如果有续集,也是可以继续发挥的!

Cobb的潜意识中有“消极情感”和“积极情感”,消极情感是他妻子Mal的死亡带来的,积极情感是他与儿女团圆的愿望带来的。

那么,电影开头你看到了什么?我们重新回忆一下:

Cobb“醒来”后,空姐递给Cobb入境登记表,Cobb下意识地拒绝了。他可能不相信自己真的醒过来了。

Cobb在两次讲述从家中拿到机票准备逃亡时,他穿的衣服完全不一样,一次是穿了外套夹克,一次是只穿了黑色薄衫。这说明Cobb的记忆不可靠,他在逃避什么。他的同事Arthur也对造梦师小姑娘Ariadne说过,Cobb说的跟做的不一样。

从对白中我们得知,一旦坠入潜意识边缘,做梦者会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什么是现实?现实可以靠记忆来重现。现实的记忆也可以出现在梦境中,但在梦境中还原的现实也会有偏差。

如果拍续集,比较通俗的做法就是,美梦C会连同故事B再次出现。或者换一种说法,导演把本属于续集的场景(即美梦C)植入了《Inception》。(请大家想想当年Matrix的影迷认为第一部的结尾Neo飞天场景其实是reload之后的世界!手法相似!)

他回忆之内容的end point是:任务艰难完成,团队各成员包括小Fischer在“梦中梦”中kick,回到任务的第一层梦中。而Cobb和Saito被困在潜意识边缘。至此,与电影开头衔接。

整部电影,从时间轴上分成两段。起初皆是Cobb进入潜意识边缘后的回忆(回忆A)。结尾是Cobb的“积极情感”诱发的团圆美梦(美梦C)。从故事逻辑上讲,回忆A和美梦C之间,能非常合理地存在一个故事B。A、B、C可按时间先后串联。

再说些可疑点,证明影片结尾Cobb还是在梦中:

如果不拍续集,那么可以想见,导演极为精巧地给观众设计了迷局(正似电影中闭环的楼梯),用剧作和剪辑的手段,从物理层面制作了一次胶片植入!

Cobb回到家转起陀螺,随后看到孩子们的笑脸,他没来得及等到陀螺转完。通常他都会很谨慎地先等陀螺停下,以判断是否在梦境中。这次他却反常了。

他回忆之内容的start point是:因一次盗梦任务结识了Saito,随后组建新团队展开向Saito的竞争对手小Fischer进行思想植入,以求与Saito换取重返美国和儿女团聚的机会。

电影中出现Cobb第一次转陀螺,陀螺倒下。电话马上响起,来自女儿的问候。

如前所述,电影大多时间是在呈现Cobb进入潜意识边缘后的回忆(现在你可以把他的这些“回忆”理解为“梦中梦”,即Cobb真实经历过的种种,以梦的形式再次出现)。

本文由澳门亚太国际注册娱乐发布于娱乐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抑或是伏笔,有待补充和修正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