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化作了和周围人的一顿尴尬的笑,一步之遥

作者: 娱乐平台  发布:2019-10-04

小情节电影 反情节电影 甚至无情节电影靠什么吸引观众?
显然这是大情节电影和商业电影大行其道的年代,经过好莱坞商业电影输出的国人,对于无情节的或者碎片化的电影,已经很少有人能静下来欣赏了,就像是习惯快餐文化的,如何去细细评味一杯茶?
当然不排除快餐文化者会品尝一杯茶的情况。这边是考验导演功力的时刻。
在你不依赖特效动作,不依赖跌宕起伏的剧情设计时,你怎样牢牢抓住你的观众?你怎么让观众起码的注意保持在电影上面?
韩寒的做法是“一些一笑而过的笑料”+“或唯美或空旷的外景”再加上一只萌狗。
如果剔除了这些附在电影之上的皮毛,《后会无期》还剩下什么是真正吸引观众的?
我不知道。

房间书架上随手拿了本旧书,作家韩寒的《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然后想起一部电影,导演韩寒的《后会无期》。

图片 1

坐在电影院里,我周围除了不时爆发的笑声,和萌狗出现时的惊叹声。我听不到其他的声音。我自己而言吸引我看完是那些辽阔壮美的风景。
最后电影字幕时,我惊呼道“这就完了?”
不是我意犹未尽,而是我觉得作为一部电影而言,韩寒有太多东西没有讲。
毕竟拍电影不是写小说。

一部公路小说,一部公路电影,相似的情节,熟悉的人设。不得不说,二者有太多共通点。虽然电影并非改编自小说,but,who cares!都出自一人手笔了啦。

资料图

这是我最想说的。纵观《后会无期》 ,它的定位是青春公路片。它的宣传噱头是青春放纵,说走就走的旅行等等之类说辞,本来我以为这一部电影是用公路片的外壳回忆了8090后的整整青春一代的故事,毕竟在我的青春里,韩寒是我唯一追的作家。
他在30而立的年纪,或许拍了一部青春记忆的作品。
当然这种泪水涌动和肾上腺素分泌的激动,仅仅停留在了预告片。

再然后,翻出几年前的一篇稚嫩影评:

图片 2  

本来想在片场里面流的泪,最后化作了和周围人的一顿尴尬的笑,便是这样了《后会无期》

赶在下映前终于去影院看了《后会无期》。

电影《后会无期》由韩寒编剧导演

没有太多惊喜,所有金句早就提炼好铺天盖地由不得你提前屏蔽,几乎倒背如流。也怪不得,毕竟看晚了嘛。不过当画面、人物、动作、语言完整呈现,脑坑被一个个填满,踉随剧情一路向西畅通时 ,作为肤浅的观影人,由衷的说一句,韩导这部跨界处女作,还是可以的。所以,也沒有失望。

  原标题:“天才韩寒”是当代文坛的最大丑闻

纯真如胡生。胡生,胡长。一支烟,一次诀别。也许那条寻人启事他听了无数遍,只是从没想过那个智力低下的人会是他。

  ——《后会无期》与韩寒现象

后会无期。

  肖鹰《中国青年报》(2014年08月19日09版)

马浩汉多少是带着韩寒的影子的,其实每个角色里韩寒都阴魂不敏。但这样一个人生嬴家来给我们掲示现实的残酷,告诉我们“听过很多道理,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真的好么导演……

  《后会无期》:遮掩欲望的猥琐青春

一直挺欣赏陈柏霖的,从《蓝色大门》里的张士豪到《我可能不会爱你》李大仁。再到江河,一个从不为自己争取什么,只会服从的人,一个和马浩汉完全相反的人,无法定义是好还是不好。却是剧中唯一一个后会有期,佳人在侧,萌狗相随,衣锦还乡的人。导演,这真的不是在写你自己么?

  这个暑期档电影票房角逐,前半期看点是以《变形金刚4》为首的5部美国大片不出一月狂卷40亿元人民币,后半期的重头戏是“美片清场”之后,媒体联手推给公众的郭敬明《小时代3》与韩寒《后会无期》之“郭韩影战”。我以为,郭片恶俗,韩片猥琐。与《小时代3》赤裸裸地张扬物质主义的“青春梦想”不同,《后会无期》是用看似散淡随性、实则觊觎名利之术,裱新着上世纪后期以来的陈腐的“青春叛逆”。

钟汉良和贾导的戏份让我眼前一亮。正好昨晚在同家影院看了他另一部电影,有了“渣男”角色的对比,钟帅今天的表演更合我心 ,酣畅淋漓。贾导那执着于车门缝的大衣着实逗乐我了。还有马达那紧凑的五官被掐狗中失败,一巴掌被呼醒时迷茫的小表情,堪称狗界影帝。笑料还有很多,只是一时却记不起了。 经典语句更是不必赘言,虽则几日早已成陈词滥调。 无谓对错,不谈利弊,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郭韩影战”打的不是电影战,而是以网络联动纸媒的“粉丝战”、“口水战”。令人惊异的是主流媒体争相炒作“韩寒《后会有期》口碑胜郭敬明《小时代3》”。甚至,不少在业界颇有影响的学者、批评家,也在纷纷认定《小时代3》为烂片的同时,高调指认《后会无期》为“有情怀的文艺片”、“是中国电影更新换代之作”。如此一边倒地压郭挺韩,是这些学广资深的评说者曲意装萌,还是中国电影真的“烂片无底线、评判无准则”?

回归影片。看完了这部长达两小时的POLO广告,不得不感慨,这车真是耐开,实乃居家旅行必备……电影虽有漏洞,情节虽不够紧凑,但,不妨碍情怀。ps,配乐不错,赞一个。

  从电影叙事看,《后会无期》是一部十足的烂片。它烂在不仅前后情节如“仙人跳”一样毫无联系地推进,而且每个情节本身的叙述也是不过脑的“神导”。如,男主角江河(陈柏霖饰)的“旅馆妓遇”,占时半小时以上,破绽百出。实际上,因为影片根本无所表达,更不会表达,它充斥全片的似是而非、言不及物给这场青春秀涂上了“青春迷惘”的油彩。

回归生活。我们每个人在初入社会时,都曾豪情万丈。都曾有“我在哪里拉屎,都会有人送纸”的迷之自信。但人生总是要历经坎坷,我们不断地挥别过去,失去纯真,错失初恋,梦想渐渐破灭。当笃定的信任被别人轻易击溃时,我们真正长大了。鲜血淋漓,千疮百孔。

  这部“作家、赛车手韩寒”的导演处女作,虽被韩自称为“一部很有诚意的电影”,但从情节到对白都充斥着对他人创作的仿袭,是一部毫无诚意的“电影杂攒”。在该片中,最出新意而且切合“后会无期”片名的桥段,是阿吕(钟汉良饰)在森林中神秘出现,神侃骗取了马浩汉(冯绍峰饰)、江河两人的信任,从而轻易地骗走了马的汽车。然而,这个桥段是美国经典公路片《末路狂花》(1991年)的一个雷同桥段的翻版(该美片中,是一男骗两女)。又如,该片让江、马两人煞有介事地探讨“温水煮青蛙”的人生寓意,不过是拾人牙慧、重弹西方电影老调。再如,阿吕那句“你连世界都没观过,哪来的世界观”,则是对《失恋33天》中大老王那句“你连人都没生过,你拿什么质疑人生”的模仿。

可是,这就是人生。浩汉的人生,大多数人的人生。

  这部被自我标榜为“公路文艺片”的电影,在115分钟的片长中,导演用以炫技的招数就是不断地让演员一边背诵出戏的“段子”,一边表演“韩氏猥琐耍酷”。如,马、江和阿三人模仿美国公路片《逍遥骑士》(1969年)中三个男子露天并肩撒尿。不同的是,该片人物将手上尿液抹在他人身上或自己身上。又如,江先将暗娼苏米(王珞丹饰)的招嫖名片扔进马桶,又马上捞起来用洗脸毛巾擦干,马随即用这条毛巾擦脸,并且直呼幸福。

一步之遥走成万水千山。后会无期。

  在这一系列“韩氏猥琐耍酷”的“神戏”堆砌下,江河以极度装萌、且脸谱化的表演向观众反复演绎着一个“博学而迂执”的“青春偶像”。然而,片中这位年轻的中学教师江河的人格是极端分裂的。他处处表现出不通世俗的迂执,但与暗娼苏米初会,不过三句话就表现出如嫖客一样油滑。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在人前如古代圣徒一样高洁矜持的江河,却随即毫无条件、没有过程地迷上了苏米,甚至在得知其设局诈骗自己后仍不弃不离。显然,江的书生迂执只是导演安排的装萌。江的猥琐,就在他自以为是、不断自我拆破的“装”中。

  《后会无期》是一部名不副实、逻辑混乱、没有诚意的电影。它是一部打青春失意牌的“文艺片”,结尾却是三年后如期归来的男主角江河出书成名、情侣携手的商业片俗套。江河美梦成真的结局表明:以平凡为色面、以叛逆为标签、以迷惘为情调的“韩寒青春情怀”,骨子里是一个觊觎名利的梦。

  “天才韩寒”:一个辍学生假造的文化骗局

  作为第一主角的江河,扮相和神情都指向现实中的韩寒。江河与韩寒经历了相同的“人生跳转”:影片中一路失意落败的江河在影片结尾时跳转为“成名作家”,现实中韩寒从一个因学业极差被迫辍学的高一学生跳转为“文学天才”。2012年,现实中的韩寒面对被质疑作品代笔,不能自证清白,与之“后会有期”的是,2014年,电影中江河的成功史是一段“仙人跳”式的空白。

  2000年,7门文化课不及格的高一辍学生韩寒出版了“涉及的政治、历史、文学知识无数,直接引用的文本数量非常浩大”的长篇小说《三重门》。不读书而智识超群,学业差而才华出众,如此韩寒当然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文学奇迹。

  事实上,在20~21世纪之交,中国社会上下罹患“大师渴望症”。因为大师缺失,国内教育广受社会诟病,以高考为指挥棒的应试教育则首当其冲。应时而生的“天才少年作家”韩寒被文学权威和主流媒体联手塑造为“反应试教育的天才英雄”。从2000年到2012年,他又从“天才少年作家”转型为“公民意见领袖”。文学权威们无论是真信还是假信,无论其出发点如何,似乎都得到了神灵感召,在为“韩寒奇迹”推波助澜的过程中,彻底放弃了学术理性和文学常识。

  2012年春,由网友麦田发起,方舟子等众多学者参与,国内网络自发展开了长达半年的“质疑人造韩寒”活动。质疑者认为,韩寒的主要作品如《杯中窥人》、《三重门》及发布于博客的大量时评文章,均非韩寒本人所作;他们通过大量文本考辨、甄别,证明韩寒本人既没有能力,也没有时间条件完成这些署名文献。

  韩寒的回应包括三方面:其一,以恶劣辱骂麦田、方舟子及其家人为基本手段反击质疑;其二,在包括电视视频的媒体回应中,罔顾事实、出尔反尔、前后矛盾、错误百出地否认作品代笔;其三,两次起诉、两次撤诉,高调宣称追究方舟子等人的“法律责任”,却又不了了之;其四,出版自称为《三重门》手稿的影印稿,但该书显示,这个字工句顺的“手稿”,只可能是“抄写本”。

  综合韩寒回应质疑的公开表现可证明,已年届30岁的作家韩寒,缺少合格高中毕业生应备的文史知识,缺少一个当代成熟青年应有的语言表达能力,更加缺少一个有教养的当代青年必备的社会道德观念。这个暴露于公众眼前的韩寒与写出《三重门》及大量公众认同、针砭时弊的博客文章的“意见领袖韩寒”格格不入。这就是说,“不读书的天才韩寒”和“自由意见领袖韩寒”,只是当代媒体联手文学界打造的一个虚假文化偶像。

  不敢面对自己“天才成名史”的韩寒与《后会无期》中“博学迂执”又“欲望猥琐”的江河是同形同质的。这种现实与电影的同形同质,如果导演真是韩寒本人,则是他对主角的无意识移情(自我投射);如果导演并不是韩寒,则是导演根本缺少诚意和底气。但是,无论导演是谁,作为现实韩寒的电影化身,“很装”的江河表现出来的只是“韩寒猥琐”。

  《后会无期》“很韩寒”,“很装”,“很猥琐”。“天才作家韩寒”,是当代文坛的最大丑闻。

  “韩寒”:一个必须清理的反智主义招牌

  成名15年来,“韩寒”已被文学界、媒体和市场合谋打造为一个拥有巨大吸金资本的品牌代言人。所以,韩寒的主要包装商和长期投资商、《后会无期》出品方之一路金波敢于宣称:“韩寒就是拍成一坨翔(网络语意为‘屎’),我们也赔不了。”(2014年8月4日,《成都商报》)因为有暴利可图,围绕着“韩寒”,聚集着关系错综的多种利益集团。

  正是这些利益集团将韩寒紧紧包裹,联手抵制将其撕破伪装、曝光真身的质疑。准确讲,这个偶像的继续存在成为无视社会公义的文化商人及其利益关联者恶意敛财的文化幌子——这次主流媒体和某些影评“大V“对《后会无期》的力挺,背后是有利益链可循的。

  韩寒一开始就以“反应试教育”为幌子,承担了新世纪文化的反智主义英雄。在当代中国文化史上,韩寒是继张铁生和黄帅之后,第三个反智主义的“英雄代表”。韩寒说:“我不读文学史,我就是文学史。”这话表现的无知、狂妄,与“文革”时期张铁生、黄帅们的“读书无用论”的狂言妄语一脉相承。

  在2012年被质疑作品代笔后,韩寒作为品牌代言人,撕下了“自由公知”的伪装,赤裸裸地进入低俗娱乐炒作。为了提高自己的商业人气,他甚至协同网络以年幼女儿为炒作对象,扮演“国民岳父”。在《后会无期》首映当天,“韩寒电影卖得好,小野嫁妆少不了”的广告语赫然出现在某报上。这就是说,追逐市场需要,今天的“韩寒”已经露出了无底线迎合和刺激恶俗市场趣味的面目。

  我以为,清理“天才韩寒成名史”,不仅是给历史以真相、还文坛以是非之必需,同时也是肃清20世纪以来对中国文化毒害极深的反智主义流毒,给青年以正确引导的应有之义。着眼于反腐治国,“假造天才作家韩寒”的最后查证,不仅将坐实当代文坛的最大丑闻,也当是揭开当代中国文坛腐败盖子的一个关键契机。

  来源:环球网

 

本文由澳门亚太国际注册娱乐发布于娱乐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最后化作了和周围人的一顿尴尬的笑,一步之遥

关键词: